追问自如房里的偷拍摄像头 上亿关注没半毛钱作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18:13

朋友您好,我是呦呦鹿鸣,我回来了。感谢后台留言的朋友们,好久不见,我长胖了,但都挺好。

第一件事情,是追问:自如房里的偷拍摄像头,到底谁负责?

2018年10月14日,呦呦鹿鸣披露了一个事情《实录 | 自如房里的偷拍摄像头》,当时,微博热搜榜、头条热搜榜热点关注,法制晚报、看法新闻、北京青年报、新京报、南方都市报、央视、梨视频、澎湃新闻等数十家媒体进行了调查报道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共青团中央公众号进行了转载。这是继“自如甲醛房”后又一个亿级传播事件。

当事人小C夫妻,在北京租房,遇到了黑中介卷房租跑路、租期到后押金被吞、甲醛房,久经考验,百炼成钢,次次都忍气吞声,最后,在这间3290月租、3290元年服务费的自如隔断房里,他们发现,一个偷拍摄像头,藏在开关中,正对着夫妻的大床。

这个摄像头有16G的存储卡,可不间断的录制,还可以通过自如提供的WIFI远端登录、下载视频,而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半年。

当他找自如公司,自如公司说:这事和自如公司无关。

等了一个多月,也没人理他们。

在呦呦鹿鸣披露这件事情后,警方旋即行动起来,根据摄像头上的线索,当月就抓获了一个犯罪嫌疑人。

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真为小C夫妻高兴——这样,就可以顺藤摸瓜,把偷拍的视频找回来了。侵犯公民隐私,这可是刑事犯罪。

许多歹徒,用偷拍摄影头拍了视频,就放到色情网站,点击量数以百万计,而当事人却全然不知,宛如《楚门的世界》。《刑法》第283条规定:“非法生产、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者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”284条规定:“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,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”

随便哪一条,都够喝一壶的。出来混,迟早让他们还。

再过了一阵,当小C夫妻再联系警方,得知,因为证据不足,犯罪嫌疑人被释放了。

令我愤怒的是,一直到过年,这个过程中,自如公司仍然是过去冷漠的态度。在警方介入后,自如公司宣布成立工作组进行公关回应,然后安全部门的人第一次出现了,和小C面聊。然后,然后就没有了然后,没有了消息。过年后,小C主动联系自如公司,但双方仍没有达成和解。

昨天,我又和小C夫妻俩通话,这半年,从无人搭理,到全民关注,忽然有了希望,然后又忽然跌入冰窟。最初,他们担忧于视频流向何方,然后,他们愤怒于一个公司的傲慢,再后来,他们欣喜于网友的关注,最后,他们恐惧于公司的无动于衷。

这样大起大落的体验,让小C夫妻俩精疲力尽,几乎抑郁了。遇到黑中介,忍了;押金被扣,忍了;甲醛房,忍了。现在,偷拍摄像头,还要忍?

。。。。。。此处省略脏话一万字。。。。。。

甲醛房,自如公司总是抬出“你们租客无法证明白血病和甲醛污染的因果关系”,推卸法律责任;偷拍屋,他们又抬出“无法证明和公司关系”。

在《吃瓜群众,也有吃瓜的尊严——对自如公司“偷拍屋”回应的回应》中,呦呦鹿鸣曾经披露了另一起案例:2018年1月,北京一位自如租客,在自己客厅里有一个隐蔽的摄像头,立即报警,并向自如CEO发私信,很客气地说,希望自如能规范他们的业务。然而,这几条私信被“已读”后,他在微博没有接到回复。难道在这些人眼里,这样的建议,不配得到回复?

我知道,小C夫妻被偷拍半年,是实实在在的事实,是被警方确认的;我也知道,小C夫妻是和自如公司签订了租房合同,也缴纳了服务费;我也知道,自如公司以管理几十万间房屋资产的名义,融资几十亿。

但是,这又是半年过去了,我们就是不知道谁应该为此负责。

也没人出来负责。

这天下,真的是没天理没法律的吗?吃瓜群众,真的没有吃瓜的尊严?

记得去年披露了这件事情后,还有一些朋友和我反映了类似被偷拍的问题,我当时认为,这个事情如今已经有上亿的关注度,属于现象级传播了,会引起重视,人家公司也公开回应了,应该不用担心问题解决了,所以,我写了两篇后,就放下了。

没想到,上亿的关注度,半毛钱作用都没有。网友的力量很大,也可以说不存在。这种情况,在舆论场中屡见不鲜。一般而言,网友力量大,是因为当事人认识到责任;网友力量不存在,是因为当事企业良善尽丧,失去最基本的作为一个人类底线的同理心,死猪不怕开水烫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